🍒

ʟɪᴠᴇ ɪɴ ᴛʜɪs ᴍᴏᴍᴇɴᴛ./

有没有太太来写小剧场或者短篇嗷嗷嗷嗷

自己渣翻 有错误请及时告诉我


他们是真的厉害👍🏻


cr.logo

截取于视频

【cr.Joooo_bts】

调了一下色调

哭了😭

是爱情呀x


戴上帽子脸贴脸取暖~

【VJIN】关于金泰亨和金硕珍身边的人是怎么守护他们的爱情的事

一直很喜欢的一篇 在冬天看真的很温暖了

糕贩子:

*vjin only,大学生趴
*全员护短向,很多私心
*勿上升


01.田柾国
和社团的前辈一同出去为置办活动室采购,期间学姐一直在不住地朝田柾国放电,恨不得把自己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田柾国暗地里不知翻了多少个白眼,早知道就多磨磨珍哥一起出来采购了,这个学姐本人果然和她的风评一样烂。
本来说好是珍哥陪他一起来的,结果金泰亨在采购前一天突然发消息跟他说“哥明天要陪我约会你自己看着办吧”,气得田柾国只想顺着网线爬过去和金泰亨打一架。
虽然珍哥从小到大都很宠他,但是弟弟和恋人没得比啊……金硕珍早上果然打电话来很抱歉地说要陪金泰亨来不了了。田柾国在内心泪流满面,珍哥我还是你最爱的小兔几吗?


采购完后田柾国秉着男人必须要绅士的原则很礼貌地把学姐送到了车站并陪她等车。
碍于一时找不到理由拒绝,田柾国在学姐的软磨硬泡之下只好和她交换了联系方式。
等车的过程十分尴尬,学姐一直在没话找话,田柾国往往只是敷衍地应她两声。
视线的余光瞥到学姐要等的车终于来了。田柾国解脱般地松了口气。
然而学姐的全副心神都放在面前的系草学弟身上,完全没注意到缓缓朝这边驶来的公交车。她绞尽脑汁地想着怎样让学弟多搭理自己一下,脱口而出了最近校内一个被热议的话题:
“——柾国学弟知道金泰亨和金硕珍吗?学校那对最近公开了的同性情侣。啧啧,同性恋自己藏着掖着不就好了吗?干吗说出来膈应人呢……恶心。”
田柾国本就因毒辣的阳光心情烦躁,这句话更是彻底引爆了他的炸点。他似乎能听见脑袋里那根紧绷的弦“叭”的一声绷断的声音。
他掏出放在裤带里的手机,当着学姐的面,从联系人名单里把她找出来,拉黑:“我觉得你更膈应人,谢谢。”
学姐表情有些堂皇:“小柾国为什么突然生气啦……”
公交车已经到了他们面前,田柾国没有耐心多和她逼逼,言简意赅地解释:“你觉得很恶心的金泰亨和金硕珍,一个是我哥们,一个是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哥哥,你说为什么?”
说话他就转身离开,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再没回头看一眼。


02.闵玧其
闵玧其原本是金硕珍的室友。
金硕珍和金泰亨交往后就搬出去小俩口自己找房子住了。根据动态,他们最近还准备买房。
闵玧其一直住在家里去世的老两口留下的房子里,上大学后觉得房子太大了一个人住有点空,便发了招租启示诚招室友,顺便赚点外快。
金硕珍是第一个找上来的,闵玧其问了些他的生活习惯觉得还挺满意,两人愉快的室友生活就正式开始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金泰亨和金硕珍还是闵玧其牵的线。那天社团的成员们辛苦了几个月的作品在大赛里拿了一等奖的消息出来后,一群人在庆功会上喝的烂醉如泥,就连闵玧其也没能幸免。
他失去意识前好歹还记得打个电话拜托金硕珍来接人,没想到第二天早上忍着宿醉的头痛醒来后居然看到同社团的学弟金泰亨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这画面把闵玧其给吓得扑通一声跌在了金硕珍刚拖过还有些滑的地板上。
金硕珍闻声从厨房而来,手里还拿着锅铲:“怎么了怎么了?呀!玧其!地上很凉,不要躺在上面睡觉!”
闵玧其颇觉丢脸地爬起来,指着沙发上的人形物体:“……为什么他也在这里?”
金硕珍想起来也很无奈:“昨晚我拿他手机打电话给他室友,他室友说他们都不在,让我摸摸看他身上有没有带钥匙。我找了一下发现他还真没带,就只能把他顺便搬回来了……”
闵玧其十分头痛,他已经想象到这熊孩子一会儿醒来大吵大闹的样子了。


让闵玧其很意外的是,金硕珍和金泰亨似乎都对对方很感兴趣,私底下接触了一番后,没几天就熟的能睡同一张床了。


几天后金泰亨第二次来的时候,闵玧其很惊讶。
闵玧其:“你怎么又在这?”
金泰亨:“我来和珍哥睡觉啊~”
闵玧其想报警。


依这两人关系进展的速度,看到他们在群里宣布他们正式在一起了的消息的时候,闵玧其没有丝毫意外的感觉。
只是金硕珍陪着金泰亨搬出去后,大房子一下就变得有些空荡荡的,闵玧其一个人有时候会莫名的觉得有些孤独。
虽然这种孤独感一般会在看到群里另外六个人的沙雕对话后破裂。
现在闵玧其和社长金南俊一起办了个工作室,以后基本吃住就是待在那里了。这个大房子闲置着还不如发挥一下光和热赚点外快,时隔一年闵玧其再一次发了招租启示。
此时来看房子的是一对情侣,也是他们大学的新生。这两人自己四处转转,闵玧其亦步亦趋地边跟着他们边玩手机。
他们去看房间的时候,闵玧其有些口渴,打了声招呼便去客厅喝水。他脚步声轻,走到房间跟前的时候那对情侣都没发现他回来了,也就没有停下对话:
女的说:“这房子挺不错的。就是听说之前在租住的学长是……那个……”
男的摆出了被恶心到了的夸张表情:“咦——那个房东该不会也不正常吧?”
女的语气有些犹豫不定:“可是这间房真的很让人心动啊。大,而且房租也不算特别贵,我真的很想租……”
“我看没必要了吧。”闵玧其冷冷地说,吓了他们一跳,“我这房子不会租给你们这种管不住自己嘴巴乱嚼口舌的人的。现在你们可以滚了。”
他语气极不客气,男的有些怒了,女的还冷静一些,知道自己惹不起这个学长,道了声歉就拉着男朋友离开了。
闵玧其臭着脸打开电脑,在招租启示中用加粗的黑体字加了一条:
“一,对同性恋有意见的都给老子滚蛋,不租。”
“二,对金硕珍和金泰亨有意见的,路过这一带走夜路时给我小心点。”


03.郑号锡
郑号锡暑假的时候在亲戚开的小吃店兼职,给老板打下手。
金泰亨和金硕珍都是校园名人,出柜的事也就闹得格外的大。
在群里看到这两人发的消息时郑号锡就觉得不妙,隔天在校园论坛上看到这件事更是大呼头痛。
他们还是太冲动了。郑号锡不是田柾国,比起无条件的支持兄弟的决定,他更倾向于让那两人再忍耐几年。
身为社会学专业的模范生,郑号锡的志愿是以后成为社会新闻的记者。有去做过调查的他很清楚,国内外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愈发的高,在不久的将来,他们或许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牵手而不用顾忌他人的眼光。
所以郑号锡才觉得头痛。这时候出柜,会吃的苦头可比几年后再出柜多得多。
但无论如何,事情已成定局,郑号锡除了祝福他们外,还要操着老妈子的心,三天两头就发动七人打电话聊天大会吸引那两人的注意省的他们又管不住自己去校园论坛上看那些扎心的评论,偶尔还会和年长一些所以也更成熟一些的金硕珍私聊他在担心的事情。
金硕珍也不愧是七人中的大哥,即便现在本人也处在八卦的中心,但还是能做到三言两语让郑号锡那颗快被担忧撑爆的心平复下来。
但郑号锡频繁找金硕珍私聊的举动还是引起了金泰亨同学的不适。
金泰亨直接打了个电话:“你该不会看上珍哥了吧?”
“……???”郑号锡想给金泰亨清奇的脑回路鼓掌,“不可能的啦,你别想太多。”
“不行,哥你一定要说清楚,为什么老是占用我和珍哥的甜蜜时间。”
有些事情不好和毛毛躁躁的金泰亨说,郑号锡很无奈:“那你以后写个时间表给我,我绕开你们的甜蜜时间再找他好不好?”
金泰亨:“还是不行。一天24小时,每一秒钟都是我们的甜蜜时间!”
跟热恋期的恋爱脑没法交流!
郑号锡最后忍无可忍地朝那边吼了一句:“那以后也不要在我的睡觉时间打电话给我!”就撂了电话。
于是下一次郑号锡和金硕珍的私聊时间,话题变成了“如何让金泰亨不要半夜一点钟给别人打电话”。


小饭馆里来了几个学生,郑号锡瞄了一眼,似乎是同系的学弟。没想到在这都能遇见,缘,妙不可言。
学弟们看到了他,很是尊敬的打了声招呼,这位学长可是系里的传奇人物。
郑号锡不咸不淡的应了声嗯,知道学弟们点的菜要打包后,他便进厨房帮忙了。
现在是晚餐时间,一天中各大餐饮店生意最旺的时候之一,店里的客人们不断地结账离开,也不断的有新客人进来点餐。郑号锡料理不太在行,本来就是来亲戚的饭店临时充当苦力,在厨房里也就是帮忙洗洗菜,递个酱油什么的,出去招呼客人点单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很闲的郑号锡同学头上。
他在询问完一桌要在店里现吃的客人想点的菜后就打算再次一头扎进厨房——没想到路过等待打包的学弟们时听到了会让他气到想把人轰出去的话。
“你们看!!这个帖子……哇塞,金硕珍和金泰亨在一起了诶……”
“我天,我要吐了,同性恋好恶心啊,而且本来就很恶心他们两个,天天听女生们提,烦都烦死了。”
“就是,不喜欢女生干吗还到处留情,我女神之前拒绝我就是因为喜欢金硕珍来着……”
“巧了巧了,我之前追的那个女的,就是因为喜欢金泰亨才拒绝我的。”
“两个讨厌鬼凑一块去了,话说他们要怎么咳咳啊?而且……谁在下面啊?”
说着说着几个男生就笑了起来,郑号锡眉毛都快气得拧在一起了。
走进厨房,姑妈已经做好了学弟们点的套餐,正准备打包,一见郑号锡臭着一张脸活像要去杀人,吓了一跳:“号锡?这是出什么事了?”
郑号锡强行控制住自己的表情:“没事。对了姑妈,这是13号客人的吗?”
姑妈点了点头。
郑号锡接过几个饭盒:“这里我来就好了,打包我还是会的。姑妈去忙吧。”
姑妈十分摸不着头脑,但郑号锡这孩子一向省心,她也就没太在意的继续去和各类饭汤大战了。
郑号锡四下环顾一圈,见没人注意到他,赶忙把放在角落里的变态辣辣酱拿出来。这瓶被买回来后只有整个郑家最会吃辣的姑父本人尝过的辣酱,是得到了姑父“太辣了我吃不了丢了吧”的评价的终极变态辣辣酱,反正放着也没人吃,这次便宜那几个人了。
郑号锡很是冷酷无情的打开盖子,挨个把辣酱十分均匀的分在了每碗盒饭中。
然后他笑容满面地出去把饭盒递给学弟们:“慢走不送。”


04.朴智旻
金硕珍至今也不清楚,自己当初到底是为什么脑子一热就被方时赫老师说动,去给学校各种社团打工。
他大一刚进来时读的是法学专业,本来只想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个造福人民的好律师。没想到只不过是校庆时因为每个班都要出节目,被赶鸭子上架的推出去表演了一个自弹自唱,从此就被方时赫老师疯狂的缠着,非要他加入合唱队。
金硕珍不想因为加入社团耽误学习,死活不答应。方时赫即便被拒绝也不轻言放弃,发挥了传销组织头头的精神疯狂洗脑,最终是让金硕珍松了口,去给合唱队伴奏,后来又演变成给朗诵队伴奏,再到给街舞队当音乐顾问……
金硕珍也问过方时赫:“音乐方面,玧其更厉害吧,为什么不找他?”
方时赫当时说的是:“一个航模社就够他忙的,我可不想害他累到猝死。”
然而事实是,他根本就说不动彼时一心泡在航模里的闵玧其……


街舞社很早就存在,可街舞队却是在金硕珍大二时才成立。
朴智旻虽然是大一的新生,但一进街舞社,不过半个学期就成了地位仅次于社长和副社长的存在,甚至隐隐要压他们一头。然而他性格好,虽然总有那么几个人对他不爽,但大部分人还是很喜欢这个爱笑又开朗的男孩的。
办街舞队也是朴智旻的提议,社长和副社长找方时赫谈了很久,最后决定采纳朴智旻的意见,搞了个街舞队。
金硕珍又被方时赫拉来当苦力,他的舞蹈实力虽然不如街舞社的大佬们,但对音乐十分敏感,帮了方时赫不少忙。方时赫不止一次觉得可惜,怎么金硕珍这个从小学习音乐的小贵公子,长大了偏偏跑去读法学呢……
朴智旻在刚入学时就听说过金硕珍,看了一些金硕珍参与伴奏的视频后更是有变成粉丝的趋势。第一次见到这位学长,他怀着紧张去搭话,一向待人温和的金硕珍自然不可能无视他。再者金硕珍对朴智旻这种性格的人很是喜欢,一来二去的就熟了起来。幸运的朴智旻很成功的勾搭到了偶像。
然后经历了偶像变朋友,朋友变“弟弟”的过程,朴智旻很无奈,没想到这哥越长越像个小孩子……


大四的金硕珍和闵玧其都出去实习了,而原先的社长和副社长也毕业了。在社里人气超高的朴智旻成功升职,成了社长。街舞队也小有成就,一切都很顺心。
就在这时,金泰亨和金硕珍在各自的朋友圈里公开了他们的恋人关系。
朴智旻偶然看见的时候愣住了,他马上去翻校园论坛,果然,已经有人截图发到了论坛上,现在整个论坛都炸锅了。
金硕珍不常在学校里,但金泰亨还有一年多才能去实习,他要承受多少的非议啊……朴智旻觉得自己的大脑里全是面粉和水,现在成了一团浆糊。
“那个金硕珍学长,居然和航模社的金泰亨搞在了一起……”因为憧憬朴智旻而入团的学弟见朴智旻这段时间脸色都不好,以为他和自己一样都为这件事情感到恶心,便一脸嫌恶地说。
“是啊……没想到……”他们太冲动了吧!朴智旻和郑号锡是同一派的,正为这事伤脑筋呢。
学弟见社长和他说话了,高兴的不得了,顺着继续往下说:“唉,真的受不了。这样的人居然还在街舞社当了那么久的顾问,现在还觉得空气里一股同性恋的恶臭。”
“那倒不至于。”朴智旻笑着说,“对了,你叫什么?”
学弟红着脸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一段时间后,学弟发现社里的人都不太爱搭理他,练习时也没人愿意和他一组搭档,在街舞队里也越来越边缘化。他试图去和别人搞好关系,但每个人一见到他只会不耐地赶快离开。
学弟很茫然,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后来他再也受不了了,向社长朴智旻提交了退社申请。
朴智旻有些遗憾地说:“真可惜,你的舞蹈实力是这届里最好的了……”
他的眼神却是冰冷的。


05.金南俊
金南俊和金硕珍是亲兄弟,很久以前金硕珍就告诉了他自己的性向。
金南俊为此很是操心了一段时间,怕哥哥想不开又怕哥哥找不到合适的对象更怕哥哥被坏男人欺骗,那段日子他见谁都忍不住怀疑这个人有没有可能对他哥怀有非分之想,连邻居家的弟弟田柾国都没能幸免。
钢铁直男田柾国被金南俊用防贼的眼神看了一段时间,十分委屈,遂找最宠他的珍哥哥哭诉。
金硕珍也生动形象的诠释了什么叫亲弟不如小兔子,把金南俊叫过来一通训。金南俊也很委屈:“我这不是怕柾国也会起什么小心思嘛……毕竟哥你这么完美。”
金硕珍被夸的十分高兴,而田柾国则不负兔子之名,从金南俊的话里嗅到了古怪之处。
田柾国不是外人,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金硕珍也不打算瞒着他,坦白了自己的性向。
……然后田柾国就变得和金南俊一样了。从此看见一个男性接近金硕珍,就把他当成采花大盗看待。他俩甚至还为金硕珍未来的男朋友一起写了份《金硕珍保护手则》,还商量着以后要让男朋友同学把这玩意抄一百遍。
谁知,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最后和金硕珍在一起的,居然是金南俊和田柾国都很熟的金泰亨。
田柾国:便宜他了!
金南俊:我恨!


田柾国和金泰亨是一个寝室的,两人认识后很快就成了好哥们。金泰亨喜欢航模,恰巧大三的金南俊又是航模社的社长,田柾国在社团纳新时便偷偷和金南俊打了声招呼,再加上金泰亨确实很有天赋,他也就如愿以偿的进入了航模社。
金南俊一开始没太注意到这个大一的小学弟,但在不久后一次和外校的切磋比赛中,这孩子的表现实在太过出色,连副社长闵玧其学长都不住地称赞,金南俊才开始留意这个小孩儿。
一来二去地也就混熟了,金南俊完全把金泰亨当成弟弟看待,手把手教导的样子完全就是老父亲,闵玧其都忍不住吐槽“你是他监护人吗”。
航模社的作品在全国大赛中拿了大奖,庆功会金南俊这个社长当然也在。
闵玧其和金泰亨都喝醉时金南俊亲眼看着闵玧其打电话叫金硕珍来接人。金硕珍是学校乐队的主唱,平时活动较多,金南俊也有段日子没见到他了。
原本兄弟俩是可以一起住的,但在金南俊考上这所大学前金硕珍就和闵玧其住在一起了,当时还和金南俊不熟的闵玧其死活不让这个破坏狂住进来,金南俊也怕有认床这毛病的金硕珍换地方住会不习惯,也就苦逼兮兮地不得不放弃和亲爱的哥哥一起住的机会。
金硕珍来的时候和金南俊聊了一会儿,金南俊便被朋友的电话叫走了。后来的他不是没有后悔过:早知道就留下来不让哥哥把金泰亨带回家了!
庆功会之后金泰亨看金南俊的眼神就有些微妙,一段时间后更是进化成了诡异。金南俊很久以后才明白,那是这小子还算有点良心,在为背着他偷偷和珍哥在一起了而羞愧呢……


七个人是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原因才结成小团体的。
而金南俊觉得自己大概是被这个小团体排挤了。
金泰亨和金硕珍刚在一起时,其他四个人就知道这件事了。大伙儿怕兄控晚期的金南俊承受不了,都瞒着他。就连金泰亨和金硕珍各自在朋友圈里出柜,都不约而同的屏蔽了金南俊。
金南俊沉默了,金南俊很愤怒,金南俊想流泪。哥不疼,崽不孝,老父亲金南俊十分悲伤。
这个消息是田柾国不小心说溜嘴的,他讪讪地说:“南俊哥对不起……我们也是怕你反对。”
金南俊:我什么时候变成了封建社会的家长???
金南俊叹了口气:“你们也真是……之后这么大的事,可别再瞒着我了。我挺难过的。”
田柾国缩了缩,一双大大的兔子眼里满是愧疚:“真的对不起……南俊哥,我替大家给你道歉,你别生气好不好?”
金南俊:“我当然不生气。”
田柾国松了口气。
金南俊:“我现在只想把金泰亨叫过来,把咱们那份《金硕珍保护手则》拿出来,让他给我抄个两三百遍。”
田柾国:这东西原来还在啊……不对,V哥快跑啊!!


航模社下一任社长板上钉钉的人选——金泰亨。
金南俊和闵玧其办了工作室,以后也没什么时间忙社团的事了。让金泰亨觉得很奇妙的是两个航模大佬居然跑去办音乐工作室……
金南俊和闵玧其离开前义务扫除了一个下午。临走时金南俊给了金泰亨一个U盘:“这里面的东西我想了好久,你可不准嫌弃啊。”
金泰亨脑内瞬间出现了几十种可能:“这里面是啥?”
金南俊:“社规。以后纳新一定要符合要求的才能放进来!”
金泰亨有些无语,但还是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敷衍的应了声好。
金南俊第六十七次感叹崽子的不孝。


晚上,金硕珍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律师事务所回到家,正看到恋人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画着设计图。
他走过去轻轻吻了一下恋人的发旋,随后便轻手轻脚的去厨房做饭了。
金泰亨等房间门被金硕珍带上后才把因为手抖画错的线条撤销,摸着自己的发旋不住地傻笑。
一下没了继续画的心情。金泰亨也忙活了一天了,想着休息一下,顺便打开了白天里金南俊给的U盘。
里面只有一个文档,标题是“社规”。金泰亨点开它,内容不多,这让他一眼就看到了最下面几条:
“七,所有社员间必须互相尊重。”
“八,不准用有色眼光看待任何社员。”
“九,不准歧视同性恋社员。”
金泰亨鼻头一酸,张了张嘴,却无法发出声音。一时说不出话来。
……心脏像是被用力的撞击一般。
-END-

今天真的好好温柔了ㅠㅠㅠ...





cr.ZzinSoSweet

我爱金库 

这是什么宠哥的眼神